张永进:“喜喜连长” 坚守昆仑四十载
发布时间: 2015-06-01 浏览次数: 8

“喜喜连长” 坚守昆仑四十载 

——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一牧场政法委书记助理张永进 

 

走在海拔3400多米的雅门夏牧场,昆仑山巍峨的雪峰近在咫尺。

“我在这工作了40多年,已经和这里的一切融为一体了。”“喜喜连长”望着不远处洁白的羊群,对记者说道。

“喜喜连长”就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一牧场政法委书记助理张永进。提起“喜喜连长”,周围人没有不竖大拇指的。

■接生200多孩子没出一次事故

“多学本事,才能为群众服务”

张永进中等个头,脸色黝黑,两眼炯炯有神,看上去和草原上的牧民没什么两样。

父母去世早,张永进3岁便跟随姐姐来到昆仑山麓的一牧场。一牧场是少数民族聚集团场,12岁时,张永进在牧工买买提·库尔班家吃住,一起放羊,学了一口流利的维吾尔语。大家都叫他的小名——喜喜。

张永进手脚勤快,爱学习,学啥像啥。

1969年,张永进被选送到牧场学习兽医。因为连队缺少卫生员,1970年,他又被派到牧场医院学习护理。先后做了一年的病房护士和一年手术室护士。他白天当护士,晚上学文化。1973年,他又被安排学了一年妇产科医生。1974年,他正式到牧业连队二连当了卫生员。后来,他自学获得医疗专业大专文凭和执业医师证。

在二连,他一干就是26年。连队干部人少。他经常身兼数职。牲口病了,他是兽医;人病了,他是“人医”(当地少数民族对医生的称呼)。光他接生的孩子,就有200多个,没有出过一次事故。他还兼会计、保管,一直到副连长、指导员、连长。

“多学本事,才能为群众服务,群众才需要你。”张永进经常对干部们说。

“他太忙了。在山上一待就是二十几天,甚至1个月。他天天和牧民在一起,家在场部,他待得反而少。”现任二连连长买买提敏·阿不都热合曼说。

儿子出生前,本来张永进已经请好假,要陪护几天。可前一天,接到通知说有工作任务,他毫不迟疑,当天就赶回连队。孩子出生24天后,他才返回家中。

■连队经济指标连续8年排第一

“用心用情,才能成一家人”

“喜喜连长”与当地维吾尔族群众结下了深厚情谊,有着很高的威信。

他随身携带收音机,收听维吾尔语广播,还经常读维吾尔文报纸,会写简单的维吾尔文字。消除了语言障碍,他成了牧民毡房里的常客。

“用心用情,才能有信任,才能成为一家人。”张永进常说。

一年春天,听说牧工吐逊·巴特从马上掉下来,胳膊摔断了。张永进来到家中看望。

破旧的土炕上,两个孩子正在玩耍。吐逊·巴特不好意思地说:“两个孩子在外边玩,两个孩子在床上玩,两双鞋换着穿。”

张永进摸摸孩子的头,出去了。

一阵子过后,他提着一袋面粉、4双鞋回来,拿出2500元钱递到吐逊·巴特手中,“去买几只母羊,地要会种,羊也要养,才能富起来。”

张永进帮助吐逊·巴特垒起了羊圈,又筹集2000元钱帮他买回种子和肥料,把地种上。隔段时间,张永进都要骑摩托车跑38公里山路来帮忙。

一天,张永进看见吐逊·巴特的孩子在哭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娃娃要上学,没钱……”吐逊·巴特嗫嚅道。

“这么小的孩子,不能让他去放羊啊。学费我来交。”张永进说。

吐逊·巴特的眼泪一下涌出来。他知道,张永进并不富裕,一件夹克衫已经穿了好几年。

两年后,吐逊·巴特的羊发展到30多只,苜蓿和核桃也开始丰收。年收入达到2万多元钱。日子一天比一天好,吐逊·巴特高兴得晚上都睡不着觉。

1989年,张永进开始在二连当连长。当时连队属后进连,羊群存栏数不足6000只。3年时间,羊群存栏数增加到1万只。经济指标连续8年排一牧场第一,职工收入年年增加。

■7次调走的机会都放弃了

“团结好了,才能有好生活”

去年4月,张永进因胃病住进策勒县医院。病房中,有位陪护的女教师引起了张永进的注意。

张永进跟她交谈:“蒙面纱、穿吉里巴甫服是宗教极端思想的表现。你是教师,会影响一片人, 怎么能这样做呢?”“别人让我这样穿的。”女教师说。

“自然美才是真的美。”张永进对她和她的家人说道,“新疆各民族都是爱美的。艾德莱斯绸、长辫子几百年、上千年了,多美啊!为什么要听别人的呢?”

第二天再见这位女教师时,她已摘去面纱、穿上裙装,对张永进微笑着点头。

“喜喜连长信任我们,我们爱戴他。这是发自内心的,是几十年血浓于水的真情。”买买提敏·阿不都热合曼说,“每到春节,我们很多牧民都会去给他拜年。到古尔邦节等少数民族节日,大家又争相邀请他到家里做客,几十年没变过。”

“民族团结是天大的事。团结好了,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,没有办不好的事。团结好了,才能有好生活。”张永进说。

他喜欢骑烈马。跑得快,办事效率高,但也有危险。有一次,他被一匹新马猛然摔下,脚套在了马镫里,拖着跑了好几十米。眼看就要撞上一块巨石,他拼命一跃,抓住了马笼头,再抓上马鬃,翻到马背上,这才躲过一劫。

1999年,张永进调到了机关。他不管到哪个部门,都特别忙。“只要在办公室,找他的的人就一屋子。在基层,他一家家又跑得站不住。”牧场政工办副主任柴燕玲说。

多年来,7次调走的机会他都放弃了。一牧场位置偏远,离和田市220公里。周围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,大部分属高海拔的昆仑山区。离开条件艰苦的牧场是一些人的梦想。

已经61岁的张永进,今年1月应该退休。由于群众的挽留,他在大会上承诺再多干两年。如今,他依然在奔波着,田间地头,山区牧场,时常出现他的身影……